Saturday, August 18, 2007

挑战极限

六月二十九日

早上七点,大家陆续出现在厅堂享用早餐,然后到楼下等巴士。说好七点半,巴士就会来接我们了,还是迟了十分钟。一上车,巴士是空的,然后司机就一路接载3批人马,就朝 Beaufort 火车站出发。

今天是我们在沙巴的第一个水上活动 —— 白水激流伐艇(White Water Rafting)。从市区到火车站需要大约2小时的车程。一路上,向导大约向我们简介后,就播出之前玩白水激流伐艇的录影片段给我们看。看得我心惊旦跳。播映完毕后,有的人昏昏欲睡,有的人生龙活虎,有的人战战兢兢 …… 没错,那肯定是我。打从我知道行程里有这个项目时,我已经开始求神拜佛了!因为我不会游泳,真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9点50分左右,我们就抵达了。火车会在10点上山,下午3点半从山上回来。所以整个火车站挤满了准备回山上的居民,还有各种肤色的游客。山民托着大包小包在城里买的东西,游客带着简小轻便的背包,济济一堂等待火车到来。

终于,古老的火车到了!大家迫不及待地登上火车,车上挤满了人,空气相当不流通,还有阵阵的异味,都说是古老的火车咯!里头的椅子和窗口,象我小时候搭的公共巴士,木椅子上的红色薄沙发,裂痕中展露出米黄色的海绵。火车开始移动,可是竟然一时向前,一时退后,往车外探头一看,才知道原来火车正一厢厢地连接起来,难怪我们的向导等到最后才和他的伙伴们,拖着笨重的工具包上车。

古老的火车行走时,就是“咕隆咕隆”,左摇右摆。一路上经过了两间小学,和我们的距离挺近。小学生们很兴奋地向火车里的乘客挥手,露出开心的笑容;游客则提起了相机,猛按快门。沿途,火车会边走边停,让山民在铁路旁的“火车站”上下车,这“火车站”的外形,象极了旧时的巴士站。而山民的住所,有些是直接搭建在铁路旁的。

大约1小时半的路程,有点难过。男生们把座位让给了女生,一路上只有在鬼佬稍微离座时,他们才能稍坐片刻。Karyn 最厉害的啦,竟然可以一路睡到目的地,佩服!

渐渐,看似平静的褐色河水出现了。火车继续向上行,急流开始显现在我们眼前,一直往下急冲,撞上岩石时,还会溅起朵朵浪花。这,就是我们今天要挑战极限的巴达士河(Padas River)了。此处被列为3-4级激流河,全程10公里,需要大约1小时半的时间来完成。而被列为1-2级的则是九路河(Kiulu River)。这两条河流,让喜欢不同刺激程度的游客自行选择。

火车停下了,那是急流的终站。游客们纷纷下车步行到不远处的高脚屋放下包袱,然后猛搽太阳油。10分钟后,火车再次开动,往起点出发。到了起点,所有人集合在树下,桌上有西瓜和矿泉水让我们解渴。当然,苍蝇也不少。

戴上头盔、穿上救生衣,向导带领我们到河边,开始解释如何使用救生衣、船桨、自救法等等规矩。示范的当儿,我可怜的脚还被他的船桨敲打到,害我痛了几天。我们7个人刚刚好一组,所有人已经纷纷登上所属的橡皮艇,兴奋不已。我的心,从那一刻起就急速跳动,不停祈祷上帝能保佑我平平安安。

河上有着好多只黄色和蓝色的橡皮艇,个个士气昂然。一开始,河流是缓慢的,向导教我们如何控制橡皮艇,向前、转换方向。在接近第一个急流时,我们被令跳下去练习如何让自己的身体浮起和拯救同伴。向导说这是“Body Rafting”,很重要。我们继续前进,不远处有人替我们捕捉镜头,大伙马上摆好甫士。有惊无险地过了前面两个急流,第三个急流的浪好大,必须很用力的划,我的眼睛被溅起的浪花打得好痛,几乎睁不开了!过后,向导命我们把橡皮艇伐到岸边,和其他人在那休息一会,再继续前进。半途中,另一只橡皮艇上的游客把水往我们身上泼,几个男生也不甘示落,回敬他们。我们的向导出奇不意地对他们说,我们是朋友,应该互相合作!

快到最后第三个急流了,向导说平时他们称那为“Washing Machine Zone”,可是因为昨天下了场大雨,水位升高,难度加深,所以他们称它为“Tsunami Zone”,听了都恐怖!向导开始武装自己,戴上头盔,收好鞋子,我们开始怀疑他是不是打算请我们喝“印度拉茶”?

高潮终于来了,汹涌的泥水掀起层层的波浪和漩涡,我的脸再次被浪花拍打着。由于事前不知道需要按体重来安排坐位,我们的橡皮艇终于因为不平衡而翻了。我们几个被橡皮艇盖着,无法浮出水面。当我很努力地使用之前学的Body Rafting法,准备浮出水面时,向导已经把橡皮艇翻了回来,我又再次被橡皮艇打了下去,身子往下沉。那一刻的我,真的象到了鬼门关,什么也看不到,心里只是一直想着我要浮出水面,我要看高挂在天空上的太阳公公。也许是这股信念,促使我不停地踢水。

丝丝的光线,渐渐从瞳孔射入眼球,经过水晶体的折射,在视网膜上形成清晰的影像。对,那是我最熟悉不过的阳光,我的心,莫名地雀跃不已。可是,因为我还在Tsunami Zone的范围内,所以层层的波浪将我一次又一次地往下打,我的身体第一次感受着所谓的随波逐流。终于,我感觉到有人在背后拉我了!上了其他的橡皮艇,同伴们也被前后救起。只有湘芩和铭勋漂浮了蛮远后才被拖上来。

其他人继续往前划,过了第六个急流后,我看见我们那个子矮小的向导,自己一个人在我们刚才乘坐的橡皮艇头,努力地朝我们的方向划来,好英勇!不过他的额头,被船桨敲打到,流了点血。回到自己原本的艇上后,我们继续前行,完成了最后一个急流,来到了终点。


上了岸,换了衣服,我们就马上到高脚屋里享用午餐,当时已经快3点了。可能是太饿的关系,加上下山的火车就快出发了,个个都狼吞虎咽起来。下山的途中,大家不时议论着刚才堕河的经历,还有向导一早就有想将我们甩入河的种种迹象。

回到了火车站,上了巴士,向导开始兜售刚刚拍摄的精彩画面,为了留下美好的记忆和纪念一路上辛苦的工作人员,我们决定把照片统统买下。接下来,两个小时的路程里,除了司机,几乎所有的乘客和向导都渐入梦乡;我就一路沉睡到巴士驶近亚庇市区。

今天的晚餐是在旅社对面的一家“正宗巴生肉骨茶”餐室解决的。在沙巴吃正宗巴生肉骨茶?嗯 ……

后记:

褐色的河水,看似脏,可是一点味道也没有。当我们从河水中被拖上来时,身上也没有任何泥土,可是为什么那河水会是褐色的?

今天我体验了 —— 人,在生死关头时,会竭尽全力使出自救的本能。虽然从跌入河里到被救起的时间只有短短的两三分钟。

生命是脆弱的,能够活着的每一天是美好的!我庆幸,我还活着!

8 comments:

Belinda said...

so u enjoy this or not? have fun right? at first i scared also. erm.. btw, u joined which company? riverbug? if so, u got buy the DVD or not? our group bought and now we view back, still very fun.

Invisible said...

我们的不是 Riverbug,100 块一个人,可是没有DVD。

这种经验一次就够了,太可怕了!

Yan said...

吓死我了...

约了朋友会去那儿,看到这儿... 放弃算了...

Invisible said...

yan,

一世人就试那么一次吧!

莹莹 said...

我也去过一次,但是,我去得实在Gopeng的。刚好前几天没有下雨,所以急流没有你所形容的"惊涛骇浪"般恐怖。

也没有翻船~ 所以没有体验到生死关头的惊慌。

如果还有机会,应该会在挑战~ 呵呵~~ 读了你的部落阁后才知道white water rafting = 白水激流伐艇... 呵呵~

Invisible said...

莹莹,
我也刚刚读了你的经历哦!好像很好玩。有机会,你可以去试试KK的。

et™ said...

给个五来!

试过一次以后不敢玩了,太危险!感谢上苍,我们两个还活着………………

Invisible said...

555!

一次就够了,现在搞到我很怕水,哈哈!

Related Posts with Thumbnails